9gsdy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-260.要不也一起留下來吧相伴-ecf8h

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
小說推薦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火影之我能垂钓万物
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毕竟木叶现在也就是几十个忍者驻守着,而人家铁之国的武士军队一共有上千人,这差距就太明显了。
如果是木叶的两个门神,分分钟就能够将武士军队击溃,但是这些木叶忍者,难度就大了很多。
自来也从里面跑了出来,刚一出来便面对数百名武士的围攻。
“卧槽,哪里来那么多的武士?!”自来也心中震撼,当即就用针地藏将自己给包裹起来。
武士们的太刀根本无法切割进去,都被卡在了外面。
因为不想连木叶的忍者也一块杀死,所以自来也便选择缓慢喷射银针。
银针一根根接连喷射出去。
噗噗噗!
周围的武士一个个身躯颤动了几下,然后倒地。
自来也将针地藏给撤除,看了一下周围的武士,说道,“这人数也特TM的多了,这要叫我怎么整?”
“木叶的忍者们,将我们铁之国的大名交出来,要不然,我们铲平这里!”
“卧槽,什么时候武士这么嚣张了?!”自来也更是被武士们的嚣张气焰给惊了一下。
倾城绝恋:王妃拽拽哒 遥小陌
武士虽然精通武士道,像刀一样犀利,可是他们的缺陷便是太专注于剑道,以至于脱离剑道的他们,什么都不是。
而忍者的优势在于能够应付多变的环境,施展各种忍术。
强大忍术的施展,能够做到以力破万法,哪怕武士的剑道攻击再刁钻,顶多也是剑道而已,在这个需要开挂的世界,剑道能开出什么样的挂?
结果显而易见。
“你们木叶还不快点将人给交出来?!”武士将军又一声大吼道。
然而,就在这时!
地面突然落下一具狰狞的尸体!
武士们纷纷注意到尸体。
那尸体在地面上翻滚两圈,最终脸朝上显露在他们面前。
那尸体死的可太惨了,手碎裂了,而裤裆也血红一片。
这是要撸得多疯狂,才能将手和小兄弟都给磨了?
第一时间他们想歪了,然而下一刻,一种悲愤的情绪当即让他们崩溃!
他们反应了过来,这尸体,不就是他们心心念念想要寻找的大名大人?!
他们铁之国的大名,在木叶被囚禁,不仅如此,还被如此残忍地给杀害了!
看到这一幕,所有的武士,纷纷双眼血红,宛若来自地狱的魔神一般。
“嗯?一个个魔化成了织田信长?!”叶晨的声音传来。
便见一个六岁孩子出现在他们面前。
他走过来,路上的忍者都恭敬地给他让路。
就是自来也,也是点头哈腰,道了一声,“老板”,然后给叶晨让路。
没错,此人正式如今整个忍界的大老板,木叶之神叶晨!
那尸体,当然是叶晨的杰作,并且也是叶晨扔下来的。
“什么时候,你们武士一个个变得如此猖狂了?是我木叶之神外出旅游的时候?”叶晨淡定自然说道。
“什么,木叶之神外出旅游?难道不是因为死了?!”
他们一直都认为,在大蛇丸如此逼迫忍界的时候,木叶之神还能够忍着不出现,应该不是能忍,而是死了才对。
但是现在听叶晨这般一说,原来是外出旅行?!
什么情况,以神的能力,估计是到外太空去旅行了吧,要不然就是到了其他次元世界旅行去了。
“你,真的是木叶之神?!”武士将军脸色僵硬,不太敢在叶晨面前造次。
原本他们是来要人的,甚至能够据理力争的方式将人给带走,就不信木叶不给,除非木叶要背弃他们忍界的规矩?
然而,现在人直接就是一个尸体了,已经不需要他们据理力争了,而且他们将尸体带回去有个鸟用?
“你应该问我,是不是我亲自杀死了他的?”叶晨反问道。
“木叶之神大人,为何要这么做?”将军心中忌惮,问道。
“为何这么做?你说呢。”叶晨没有回答,而是将问题抛了回去。
“是因为……大名在木叶犯了过错?”将军的回答已经表明了他的立场,已经对叶晨感到了恐惧。
“他胆大包天,居然敢强行带走我的女朋友,你说这样的人,该不该死?”
“该死!真是罪该万死!”将军脸色惊恐,说道。
木叶之神的强大,只要是不傻,都能明白。
创办了忍界联合组织,有存活了那么久,而且一回来,原本被大蛇丸统治的忍界又一次重新和平了,这个木叶之神果然和传说之中一样恐怖,不仅如此,而且还兵贵神速,将大蛇丸的实力给彻底铲除。
将军回忆起来之前手下的通报,似乎有这么一条信息来着。
然而当时他只顾着调戏舞姬,根本就没有注意到。
现在想来,原来木叶之神早就回归木叶了!
啊,真是失算啊。
将军真想抽自己一个嘴巴。
他这样带着军队前来,不就是来送死的?
木叶门神是可怕,木叶之神比门神还要可怕千百倍!
“那么,木叶之神大人,既然这里没有我们的事情了,那么我们就回去了。”将军声音有些颤抖说道。
将军开始缓慢后退,然后一转身。
刚一转身,便被叶晨给叫住,“你们不是来带人的?”
“是的,我们是来将大名带回去的。”将军反应过来,连忙指挥手下,“快,将这尸体抬回去!”
手下一个个当即便上去,将尸体抬起来。
然而。
叶晨却又说道,“可是,我可没有说你们可以将人带走!”
将军的身体一僵,颤抖而又不解地问道,“那么,木叶之神大人,我们就不带走尸体了。”
“不带走也不行,毕竟我是听了你们说要将人带走的。”叶晨又说道。
“这……”将军脸色惨白,这不就是难为人吗?
给带走又不给带走,究竟想怎样?
“木叶之神大人,您的意思……究竟是什么?”
将军迟疑,问了一句。
就是想知道叶晨是个什么意思。
叶晨抬头看天,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,说道,“要不,你们也一起留下来吧,这样就没有这种烦恼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