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teac優秀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流去的時間-第兩百五十六章 接觸詳談鑒賞-v4zfp

張進的上進之路
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张进的上进之路
永家巷,偏僻的角落里。
张娘子拉着王嫣说了好一番话,又暗中观察着王嫣的言行举止了,她发现这位小姐虽然比较大胆出格,但对张进的那份心思却是真的,不然也不会这样几次三番的寻上门来了,又这样任自己打量,双颊羞涩地发红发烫了。
忽的,张娘子又是心思微动,试探地笑道:“姑娘,你和进儿这样的情况,说实在的,想要成就一段姻缘,颇有些艰难了,虽然你和进儿之间互相有意,但这姻缘也并不是互相有意就能成了!”
说着,她语气又是顿了顿,打量了一眼王嫣,就见王嫣低着头咬着唇,张口想要说什么,犹豫了一瞬又不曾说话了。
张娘子又笑道:“其实,姑娘,我这话没别的意思,就是想问问,你和进儿商量过怎么办吗?总不能一直这样偷偷摸摸地来往吧?说真的,这样来往,进儿无所谓,他是男子,可姑娘却是位小姐,好说不好听啊,难免有碍于你的名声!”
其实这话,张娘子是很想问问张进的,但张进这小子从来都是藏着掖着的,不到最后从来都不愿坦白说话,问他可能也问不出来什么了,于是正好她趁机询问起王嫣来,想要打听打听他们到底是做何打算了,想来王嫣碍于她的身份,应该会透露一点的。
驚 鴻
果然,那王嫣听问,就低着头红着脸斟酌了一瞬,轻声道:“我和张公子是商量过了这事情,他只说时机还未到挑明的时候了,可能他是打算参加完乡试,出了结果之后,才愿意去我家登门拜访的吧!”
这个回答倒是不出乎张娘子的预料了,她之前从张进那里就也是知道了,张进肯定是要这次乡试中举了,才会去想着登这位姑娘的门,更进一步了,不然一个寒门小秀才,哪里有资格登知府家的门呢?更别说提亲说媒了,那更是无稽可笑!
邪帝心尖宠:亲亲小狐妃
张娘子摇了摇头叹道:“可是,这乡试哪是好考的?姑娘,你可想过,要是这次乡试进儿落榜了,你们又该如何?”
“这,这,我相信张公子,依张公子的才华,今年一定能够考中了!”王嫣神情有些许慌乱,但口中却如此道,也不知道她是真的如此相信张进,还是自我安慰了。
张娘子见状,都不由好笑道:“你倒是对进儿有信心,罢了!你们小儿女之间的事情,你们自己商量着吧,我是不该掺合的,就是想拦也拦不住了,进儿那脾气和姑娘你倒是差不多,都极有主见了,别人说什么他也听不进去!”
然后,她不再多问这事情了,转而笑问道:“今年姑娘多大了?”
王嫣暗里松了口气,低声回答道:“十四了,快十五了!”
张娘子点头应道:“哦!进儿今年虚岁十六了,按说你们这个年纪正是说亲的时候,去年进儿通过童子试,回到石门县家里的时候,就有媒人几次三番的上门给他说媒了,把那说的姑娘夸的天好地好的,天下无双的,就好像进儿不娶人家姑娘,是什么天大的损失似的!”
听了这话,王嫣面露焦急之色,脱口忙问道:“张伯母,您答应了?”
张娘子失笑道:“嗨!我哪能够答应呢?去年我就已经是察觉了进儿和姑娘你的事情,知道进儿的心思了,如此我如何会强行安排进儿的婚事了?再说,这媒人说的话,哪里能信了?那七八成都是假的,把一个姑娘夸的天上有地下无的,也是让人好笑!”
她说到这里,就见王嫣又是松了一口气,不由她神情微动,拉着王嫣的手问道:“姑娘也这么大了,你爹娘可曾给姑娘说亲订亲?又或者说,可有人家到你家里说媒了?”
听问,王嫣神情纠结了一瞬,不知道该不该和张娘子说实话了,她今日来寻张进,其实就是来告知那韩云的事情的,然后商量商量他们该怎么应对了,可没想到这没见到张进,倒是此时张娘子问起这事来了,这让王嫣有些许为难了起来,不知道该不该说了。
可也不必她说了,只打量她的神色,张娘子就猜到了一些,倒是毫无芥蒂地笑道:“果然,姑娘这样的官家小姐,又到了这样的好年纪,也是少不了这样的事情了,而且恐怕这人选肯定非富即贵了,是进儿比不得的!”
王嫣却忙道:“张伯母,我是绝不会改了心意的,我只认定张公子他了!”
张娘子怔了怔,看着神情坚定的王嫣,她忽的叹了一口气,有些怜惜地拍了拍她的手,叹道:“傻孩子!不必如此和我说这话了,你对进儿的心思如何,我看的出来,可你和进儿的事情能不能成,就看各自的缘分了,要是你们真的有这份姻缘,我自也不会反对,喜欢还来不及呢,哪里会反对?可要是不能成,你们没有这缘分,你也不要太过执着了,有些事情也不是你认定了就能成的,有些时候也要懂得随分从时才行,明白吗?”
张娘子这话真是好言相劝了,可好像王嫣却不曾听进去一般,她反而是皱紧了眉头,抿着唇不说话了,显然张娘子这话,她是不喜欢的,不合她心意了。
张娘子自是看出来了这小姑娘的不喜了,但她也不曾戳穿,抬头看了看头上的太阳,就笑道:“姑娘,快到正午了,你先回去吧,过两天再来,今日进儿他们不在家,却是让姑娘白跑一趟了!”
王嫣又是躬身行礼笑道:“也不是白跑一趟了,虽然没见到张公子,但见到张伯母,和张伯母这么一番详谈,却也是难得!至少我明白张伯母是不反对我和张公子的事情,如此这次来也是值得了!”
“哦,对了!之前在广福寺大雄宝殿前,因为我娘在跟前,有所顾忌,却是不好和张伯母打招呼了,还请张伯母恕罪!”
她又是盈盈施礼道歉,张娘子忙扶起她道:“罢了!那事情我理解体谅的,也不曾放在心上,姑娘也不必道歉!姑娘且先回去,有空闲再来吧!”
“是,那张伯母,我们告辞了,以后再来叨扰!”王嫣笑道。
张娘子笑着点了点头,就目送着王嫣和兰儿转身离去了,看着巷子里她们渐渐走远的背影,她不由的眉头皱了皱,摇了摇头,轻叹了一口气,这才转身回了他们租住的小院。
说真的,这么一番接触详谈下来,张娘子对王嫣的印象是好了许多,这姑娘大胆归大胆,行为也有点出格,可还是有礼有节的,礼数周全了,虽然面对自己有点羞涩,可言行举止还是大方得体的,这样教养的姑娘不错了!
但是,这姑娘好是好,可她还是并不怎么看好这姑娘和张进之间的事情了,毕竟家世门第差距实在是太大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