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doku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萬道神帝笔趣-第四百七十章 消息鑒賞-x8987

萬道神帝
小說推薦萬道神帝万道神帝
“你是午夜人!”
天肖看着夜不凡,眼神变得无比冰冷,同时也有森冷杀意落在对方身上。
他不傻,如此了解星夜的,在天肖看来自然就是午夜人了。
“你好大的胆子,竟敢出现在我的面前!”
星罡境的气息释放,威压落在夜不凡身上,引来一些侧目的眼神。
夜不凡平静的看着天肖,眼中有着一抹讥讽,像是在看一个白痴。
他坐在那里,没有任何反应,对那股气息威压,视而不见。
天肖周身涌动的杀意,渐渐的敛去了,他重新坐了下来,从怀疑他人到自我怀疑,“我想知道,你是如何知道这些事情的?”
夜不凡不答反问:“上次午夜人出现,是和谁在一起?”
“星夜!”
当时的二人,都是改变了容貌的。
“你家族的那片灵树林,有什么作用?”
“灵果可以炼化,提升境界,灵树可以用来炼兵,以及做成防具,还有……”
夜不凡摇了摇头,打断了他的话,“那片灵树林最大的作用,是能凝练出星灵之种!它其实对你们的作用并不大,相反对星夜的星灵之术,却有着非常大的作用,与其说量身定做,也不为过。当初星夜能够从天阴帝都逃跑,星灵之术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”
“所以,午夜人一定会把坐标交给星夜,因为那东西,对他根本没用!对星夜,反而是至宝!”
看着信誓旦旦的夜不凡,天肖又问,“你为何知晓的如此清楚?”
夜不凡笑道:“我来自天阴宗,试问在这里,还有谁比我更了解星夜?”
在前几日,天肖对星夜这个名字,还是陌生的,自然不清楚星夜的一些事情。
眼下,倒是明白了。
他没有找到午夜人,但却感知到了坐标的气息,那是不是意味着,坐标真的在星夜手中?
毕竟星夜一直待在城中。
“午夜人能把坐标给星夜,证明二人的关系极好,你把星夜逼上绝路,你觉得他会不会现身?”
夜不凡淡淡一笑,表情充满了自信。
“那好,我信你!”
夜不凡立刻伸出手来,道:“五十块星辰原石,这是我的底线!”
既然相信了对方,那这个价格也算是合理。
天肖再次点头,然后立刻拿出五十块星辰原石。
夜不凡接过原石,惊叹道:“不愧是世家公子,身旁随时都有如此多的星辰原石,真是令我羡慕啊。”
“天阴宗也不错。”
到了这个时候,天肖也是恭维了对方一句,然后问道:“接下来,我该怎么做?”
夜不凡告知了对方行事方法,这让天肖闻声一愣,“这可以?”
夜不凡说道:“这件事最大的麻烦之处,就是动用冬寒城的势力。”
天肖淡淡一笑,道:“不,对我来说,这不是麻烦。”
夜不凡闻声,立刻伸出了大拇指,“不愧是世家弟子,关系遍布整个冬隆之地,我们天阴宗比起你们来,相差可不是一星半点。”
天肖微笑,算是默认。
区区一个天阴宗,的确不足挂齿。
夜不凡离开了。
四楼,鹿宁晗的表情微变,在那股奇异的波动过后,房间就安静了下来,唯有小玲月轻柔的呼吸。
星夜不见了。
她打消了下去一观的冲动。
待天色即将放亮之时,波动再现,星夜重新出现在了房间。
桌子上的菜肴依旧,杯中的酒也在,小玲月还在熟睡,四周没有异常。
天色完全放亮,小玲月悠悠醒来,她先是查看了一下自身,看到自己完好的衣裳,嘴角有了一抹浅浅笑意。
不过很快,就又失落了起来。
外面似乎有人喝多了酒,正在大声嚷嚷,说着胡话。
“拿了人家的东西,还不赶紧还回去?”
“就算不还回去,也要做好打算吧?”
泪雨独澈
“可以用一天两天,难道你还想用一辈子?真当是自己的东西?”
这个时间,很多在此过夜的客人都还在休息。
这个吵吵嚷嚷的声音,引来诸多不满,于是天香阁的人立刻出来制止。
星夜听着这则声音,若有所思。
“公子昨晚就一直坐在这里?”
小玲月起来了,眼神略带幽怨。
星夜微笑着:“看姑娘熟睡,便没有打扰。”
很快就有人前来收拾残局,只是看着星夜的目光,有些异样。
小玲月在里屋梳妆打扮,星夜待在这里也不合适,于是走出了房间。
顿时,就有诸多目光,向着他投射而来。
有好奇,有羡慕,自然也有嫉妒。
要知道,小玲月的房间,可不是一般人能去的。
星夜走到栏杆前,向着下方望去,想看看先前说话之人。
那人不知被带到哪里去了。
片刻之后,小玲月走出房间,向着星夜施礼道:“今天公子要出去吗?小玲月可以带着公子在城中逛逛,城中有几处景很不错。”
星夜摇了摇头,道:“姑娘如果有事,可以自行离开,我待在房间就好。毕竟,眼下的我,有些不受待见。”
远处已经站着不少女子,都在望着这边,还有几人在对着小玲月挤眉弄眼。
“奴家去去就来。”
小玲月再次施礼,然后离开了。
女人们聚在一起,不知在说些什么,嘀嘀咕咕,时而传来娇笑,时而望着这边。
星夜淡淡一笑,转身回到房间。
他现在很需要一个地方,一个安静的地方。
待在这里,终究有些不便。
于是,星夜从窗口跳出,在无人注意的情况下,直接上了四楼。
鹿宁晗正在喝茶,看到星夜出现之后,她只是淡淡的瞥了星夜一眼。
星夜直接说明来意,“我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。”
鹿宁晗讥笑道:“下面还不够静?还是说你心不静?”
星夜挠挠头,道:“你就别打趣我了,实在是人生地不熟,无路可去,只能硬着头皮来这里碰碰运气。”
鹿宁晗精致的下巴微扬,道:“待在这里可以,但别想着上床睡觉。”
星夜看着鹿宁晗,眼中有了一丝古怪。
“怎么,不乐意?”
“哪里,哪里。”
说话的星夜,立刻拿出那个坐标。
鹿宁晗见状说道:“这就是午夜人从严家偷走的坐标?”
星夜点了点头,跟秋霜逛街的时候,对方无意间提起过,天肖姓严。
他邀请道:“要不去里面看看?”
鹿宁晗轻哼一声,“谁稀罕。”
“里面有些灵果,我给你采摘一些?”星夜又道。
“我自己有手!”
她站起身来,向着星夜走去。
星夜感觉这个女人,脾气太过古怪,他还是认同战岚的观点。
鹿妖精。
至于鹿仙子,他没有看出对方除了长相之外,其他任何有像仙子的地方。
“唰!”
下一刻,他带着鹿宁晗进入了那片灵树林中。
小玲月走了回来,在房间里不曾看到星夜,她的脸上有着难掩的失落。
刚刚姐妹们询问,那个年轻的公子哥,晚上待她可温柔,她不知该如何回答?
回答他是一个正人君子?
就在那里坐了一个晚上?
“怪不得严家直跳脚,丢失了这片灵树林,他们要少培养多少星罡出来?”
鹿宁晗看着前方的灵树林,眼神发生了变化。
星夜直接带她来到了中心地带,故而四周都是灵树与灵果。
他觉得应该不用自己去帮着鹿宁晗采摘灵果,开始凝结灵种。
鹿宁晗看着星夜的动作,道:“你昨天晚上,就待在这里?”
星夜诧异的回头,看着鹿宁晗。
自知食言的鹿宁晗,恼怒道:“看什么?我不监视着你,你突然变成禽兽怎么办?那可是我的属下。”
星夜重新回头,凝练灵种。
话说,昨天晚上的场景,变成禽兽的可不是他。
一颗颗灵种凝结而出,这些都是刺灵,为了未来大战做准备。
收走一批之后,星夜继续向前走去。
鹿宁晗随手摘下一颗灵果,咬了一口,她看了一眼后方,灵树之间差异不小。
“为什么不紧着一棵来炼化?”她跟了上来,好奇问道。
“杀鸡取卵的事情,我做不来。这样它们只损灵力,一段时间过后,就能自行恢复。”
星夜平静回应,手中动作未停,可以做到一心二用。
鹿宁晗又问:“若是严家的人找上来呢?”
星夜说道:“还给人家,总不能一直占有着。”
鹿宁晗又看了看四周,“你这人倒是有趣。不过我看此地对你来说,重要程度要远远超过严家。”
这一点星夜也不否认,严家拿这灵树林,顶多是修行炼器,而到了星夜手中,这就是最大的杀伤武器。
只要有灵树林在,他就有源源不断的战力。
“要不,姐姐我跟严家沟通一下,帮你把此地买下来?”
星夜的回应,是一句很伤人的话,“无功不受禄。”
那个去往雪原的名额,固然珍贵,可也没有珍贵到这种程度。
对此,星夜还是有自知之明的。
双方真要交涉,严家必然会开出一个类似老天爷的价格。
那是他承担不起的。
“那就不给他们了,反正现在在你手里!”
这一次星夜没有回应,因为总感觉鹿宁晗有些奇怪。
言语之间,疯疯癫癫,却又像是在试探着什么。
灵果的味道不错,虽然无法帮助鹿宁晗破境,止渴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她采摘了不少,没有丝毫客气。
“你昨天一晚上都在这里,现在还要待多久?”
收好果实,鹿宁晗又坐在远处发了一会呆,看到星夜依然在枯燥又无聊的凝练着灵种,她忍不住的问道。
“应该还要待上数日。”星夜回应。
“你确定?”
“当然。”星夜无奈说道:“所以,才不得已到了姑娘的房间。”
“昨天晚上,有五拨人试图靠近你的房间,除此之外还有两场针对小玲月的。”
鹿宁晗说道:“今天晚上,估计麻烦会更多,你确定要待在这里?”
星夜停下手中的动作,不解的看向鹿宁晗。
“我听说有人正在到处售卖你的信息,说你数日后肯定要出城,有不少人做了交易,但也有人拒绝。”
鹿宁晗说道:“几日后,你会出去吗?”
星夜的脸色变了变,道:“当然不会出去,除非雪原开启!”
接着,他又说道:“难道,雪原会在几天后出现?”
鹿宁晗摇头道:“我不曾得到消息。”
这就让星夜疑惑了,雪原不出现,他当然不会离开。
待在这里,有吃有喝,也不耽搁修行,为何要出去找不自在?
我的极品女房客
不过星夜想了想后,还是决定天黑后离开。
鹿宁晗就在一旁等着,等天色即将黄昏时,二人回到鹿宁晗的房间。
对方显然没有留星夜在这里的意思,他身形一闪,又去了下一层,回到了小玲月的房间。
小玲月听闻动静,从里屋走了出来。
“公子饿了吧,我去为公子准备一些吃的。”
小玲月出了门,很识趣的没有询问星夜白天去了哪里。
很快,小玲月进来了,却没有拿食物,她向着星夜施礼道:“公子,下面有人找。”
“哦?”星夜有些诧异。
“三位公子,还有两位……姑娘。”
星夜猜到是谁来了,立刻走出房间。
小玲月跟在星夜身旁,为他带路。
二人下了楼,来到了大厅,果然是战猛几人。
他们看到星夜跟小玲月之后,男子们脸上都流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,而那两个女扮男装的姑娘,眼中却是有了一抹鄙夷。
“公子在这里与朋友相会,小玲月就先回房间等着公子。”
小玲月注意到了二人的眼神,并未在意,她冲着星夜微微一笑,施礼说道。
“那就有劳姑娘了。”星夜赶忙回礼。
战猛等人的目光,都随着小玲月的移动而移动。
“一来就有小玲月陪伴,星夜你还真是艳福不浅啊。”陆飞感叹道,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前方,一直到看不到人,视线也不曾移开。
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星夜看着众人。
“来看看你,原以为你遭遇多方势力针对,定然是谨慎不已,没想到你如此潇洒。”
陆飞继续问道:“怎么样?面对小玲月,早上能不能下得了床?”
“可别胡说,我只是寄人篱下,怎能有非分之想?”
“都这样了,还没有非分之想,星夜,不知你有没有听过禽兽不如的故事?”陆飞笑道:“要不要我跟你讲讲?话说一男一女住在一起,女的说……”
“你们是来开玩笑的?”
战岚听不下去了,冷着一张脸。
三个男人立刻敛去笑意,陆飞轻咳一声,道:“星夜,你好像被人算计了。”
星夜看着陆飞,“哦?”
“有人正在售卖关于你出城的消息。”
陆飞沉声说道:“你听好了,是出城,而不是离开这天香阁。而且,对方十分笃定,你一定会出城!”
“你想想,是不是有什么在意的人被威胁了?所以,他才断定你会出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