優秀都市异能 我的1978小農莊 愛下-第369章 去它的竹編廠,文聯,一下午賺個百萬纔是正經分享

我的1978小農莊
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我的1978小农庄
“梁书记,国富叔。”
李栋一回头韩国富那张吓人的酱铜的大脸映入眼帘挺吓人,咦,那啥梁天梁书记几人跟着韩国富身后啥情况啊。
“口气挺大?”
“国富叔,我就随便说说。”
“有信心是好事嘛。”
倒是梁天挺高兴,这家伙眼里都是笑意,韩国富瞪了一眼李栋,这小子真敢说高考是好考的,要是好考公社早出真正大学生了,还等到今天,等你李栋这小子嘴没把门的。
“梁书记,国富叔,刘干事,进屋坐。”
李栋招呼众人进屋坐,倒茶,拿点心。“梁书记,你怎么来了?”
这天可不早了,梁天怎么过来了,李栋疑惑。
梁天最近几天都在各个生产大队跑,现在是秧苗移栽入水田的时候,这可是最近工作中心点,这不傍晚才回来,这就过来。
李栋收到招聘电报的事,梁天一早就知道,可没时间过来,这会有些时间过来看看。
要知道李栋是今年里山公社高考好苗子,极有可能考上大学,真正的大学,这下要给竹编厂提前招聘走了,这家伙可就前功尽弃了,可梁天不好说,毕竟这可是进城大好的机会。
没想到刚过来就听到李栋和闺女说,要考个好大学,带闺女进城,竹编厂不屑去。
梁天这心里一块大石头落地心情大好,他来的路上刚还担心呢,这下好了,倒是韩国富多少猜测到点梁天心思,听到李栋说这样大话对竹编厂招聘不屑一顾,这家伙一下来气了。
这小子,这可是进城的好机会,多少知青都等不到的好机会,要知道别看很多知青都回成了,其中好一部分是待业青年,或是临时工,甚至一些没工作在家瞎混。
正式工,这家伙不说一步登天吧,比不少知青要强了,李栋这小子一点不考虑,烧了电报,这家伙还吹嘘要靠考试进城,这难度更大了。
“国富叔喝茶。”
李栋发现韩国富怒气值爆满,这不会炸吧,还是离着远点好。
梁天笑笑,问了问李栋最近的生活情况。
“挺好的,除却上工就是复习下资料。”
李栋笑说道。“要不写写文章。”
“我看了红高粱,很不错啊。”
梁天说道。“一些老同志对新东西一时接受不了,没关系,慢慢会接受,你还年轻,别多想。”
“梁书记,你放心,我明白。”
定级的事八成要黄了,高振兴估摸和梁天聊过这事。
这家伙红高粱说白了,只是一些新的手法,魔幻现实主义,其实不是莫老师首创的,只是借鉴这种写作手法,对于意识形态,莫老师八成根本没想这些。
三观不正,擦点边,没多大问题,要说不正的那些伤痕文学才是老大啊。
聊了一会,梁天还有事情就离开了,韩国富瞪了一眼李栋送着梁天,李栋那啥心说竹编厂说到底不是我的菜。
“赶紧吃饭。”
总算都走了,李栋收拾一下吃饭了,吃过晚饭李栋学习了一会,还别说学习学习着还就习惯了。
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
第二天上午,李栋继续上工,大家都知道李枫烧了竹编厂的招聘电报。
不少婶子,叔,嫂子,劝说李栋,这好机会咋不珍惜,为李栋可惜。
当然也有不少人,背地里说李栋傻的,韩卫安和韩卫疆几个就是。
“你说说,这小子是不是傻啊,趴农村有啥好的,去城里吃皇粮,还有正式工作,这家伙换俺,俺晚上就跑去了。”韩卫安是羡慕不已啊。
“可不咋的,说要考大学,俺看够呛,大学生哪家不是祖坟冒青烟才能考上的,随随便便就能考上。”韩卫疆瞄了一眼不远处的李栋。“看书看傻了。”
当然大家更羡慕李栋有这样机会啊,谁不想成为正式工啊,那小日子过的多舒坦呢。
“栋哥,你真不进城。”
“不去,没意思。”
李栋笑说道。“赶紧的干活。”
这事两天好闹腾呢,不就一竹编厂的,你们是不知道,我要是想进城,百货大楼销售员,这工作不比竹编厂好。
“栋叔,栋叔。”
李栋正挑秧苗送水田呢,二肥子几个小娃子举着竹枝条飞奔过来。
“慢点,啥事?”
“公社干部找你。”
“公社干部?”
李栋嘀咕,谁啊。“我知道。”
秧苗送到地里,李栋找到忙活韩国富。“国富叔,家里来人了,说是公社的。”
“公社的?“
韩国富擦擦手。“俺跟你一起过去看看。”
回到家,李栋一看。“高站长,你咋来了。”
“李栋同志,我给你带好消息来了。”
高振兴挺兴奋,李栋心说,不会定级的事成了吧。
“高站长,啥好消息啊。”
边问边打开大门。“进屋说。”
韩国富跟着进来,李栋倒了三杯茶坐下来。
“看看这个。”
“报纸?”
李栋一看解放日报,看着高振兴指着地方。“看看,这里关于红高粱点评。”
“好评多余批评,更多是对伤痕文学隐晦的批评。”李栋心说,这下好了,伤痕文学正火,自己被干到对立面了,这是啥好消息啊。
这群人,八九十年代完全占据中国文坛,一个个水平不知道,可地位却不低。
“高站长,这不算啥好消息吧。”
“这还不算啊。”
高振兴说道。“有了这篇报道,地区那些老同志,可没话说了。”
“定级的事情有转机了。”
“定级?”
韩国富一直没说话,这会听到高振兴说定级的事,看着李栋,这事没听李栋提起。
“高站长,定级的事,你看要不先放放,我这边要参加高考。”
李栋真对这个定级不是太在意,这家伙还不如不上报纸呢,这篇文章似乎拿着自己红高粱地点伤痕文学那批人。
“定级不影响高考,还有帮助呢。”
高振兴笑着解释道,李栋一听还有这说法。
韩国富更好奇定级的事,得知定级之后,李栋算真正文联干部了,这家伙韩国富猛地站起来,真成干部了,难怪这小子不愿意去工厂了。
干部工作可就高了,四五十块呢,比起竹编厂一月最多三十多块钱,工资高,待遇好,舒服多了。
成干部,这事李栋没敢想。“高站长,我这边真没想法,再说,你看我和文联老同志的关系,这要是真去工作了,我怕闹出事情来。”
“这倒是。”
高振兴一听可不是,李栋和文联一些老同志关系可不好。
“这样,我试试给你申请中国作协。”
“那谢谢高站长了。”
这个总好一点,文联定级的事,李栋真不愿意,多几块钱,真没必要啊,自己随随便便带点东西,搞搞投机倒把不舒服啊。
“当干部多累啊。”
不过作协牌子倒是可要一个,送走高振兴,本来留着高振兴吃饭,人家还有事情,李栋没多耽误。
“你这孩子。”
韩国富真不知道说啥好了,定级这种好事也对外推脱,没见过这样的。
“国富叔,你看,是不是先干活啊。”
“干活,干活。”
韩国富瞪了一眼李栋,李栋嘿嘿笑,这下高考不考好了,估计韩国富真要打人了。“高考怎么办,考好了,不去上,估计要被烦死了,考不好,问题更大。”
“真是难为自己啊。”
唉,算了,继续干活吧,下午李栋继续复习,这次真的用心了,数学李栋底子不错,学习起来不难,物理化学有点难度,好在当初李栋理科不算太差。
现在复习一下,回到2019年再找点视频,资料,好好看看。
“唉,差点忘记了。”
李栋收拾一下,关好门,开着三轮摩托车突突的来到毕家庄。
“毕三叔。”
李栋来抱着狗崽子,前些天过来狗仔还不能吃食,李栋没带回去。
“一公一母。”
“太好了。”
两只小狗仔毛茸茸,黄毛,大耳,李栋靠近还发出呜呜声。“毕三叔,我上次说的虎鞭酒?”
“俺帮你找了几个老人,有几家有,价格要高点。”
“高点没关系。”
李栋心说,只要有虎鞭酒就好了,上次去路口公社弄了二斤,根本不够的。
“走吧,俺带你去看看。”
李栋口袋装着三百多块钱,不怕,不够,毕三叔见着李栋三轮摩托车还挺意外的。
这下更不担心,自己两只狗养不大了,这小子有钱啊。
来到离着不远一个庄子,见着张姓的老猎人,这位可是当年池城这一片打虎英雄啊,一人干掉三十多头。
“买酒,俺这可不便宜。”
说着比划了一下,八块一斤,好家伙赶上茅台了。“贵了点,六块你看行不,行,我全要了。”
“七块五。”
“这样吧,七块钱一斤,再高,我就真再看看了。”
“行,七块就七块,谁让你是老三带的人呢。”
这虎鞭酒还是毕三叔帮着配制的,李栋看了一下,一坛至少十几二十斤啊,李栋心说真不少。
来会跑了三家,两家松口,李栋买了三十多斤虎鞭酒。
一下花了二百多块钱,回到家里赶紧把虎鞭酒塞到床下,这可好东西。
“什么竹编厂,什么定级,全是扯淡了。”
李栋哼着小曲,一下午自己混了百万身价,高兴啊。“晚上弄个火锅吃吃,庆祝一下,可惜黄胜男没回来,没有饭有,食无味道啊,寂寞,干饭没对手一顿少吃一斤饭。”